document.write('
') 记者如何发现新闻? - 中国社工新闻网
中国社工新闻网

中国社工新闻网

中国社工新闻网(www.swchina.org.cn)是中国社工第一门户,坚持以最权威的媒体平台、最全面的信息资讯、最快速的新闻报道为理念,以中国社工第一门户为目标,以报道全球、传播信息、推动产业为已任。

菜单导航
中国社工新闻网 > 时政热点 > 正文

记者如何发现新闻?

作者: 国民老公 更新时间: 2022年01月22日 18:02:55 游览量: 72

简述:

。 潘堂林先生是新闻大家,也曾是媒体“一把手”。很多年前就读过他的《怎样发现新闻》。最近,我详读了先生新著《新闻点子捕捉与把握——融媒时代新闻发现新论》(华中科技


潘堂林先生是新闻大家,也曾是媒体“一把手”。很多年前就读过他的《怎样发现新闻》。最近,我详读了先生新著《新闻点子捕捉与把握——融媒时代新闻发现新论》(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21年4月版),内心“化学反应”强烈。
本书除“绪论”之外细分为六章,主旨是通过解析获奖作品的典型案例,来阐释新闻点子的呈现及运用,探索新闻捕捉和传播把控能力的构成元素及养成路径。但在我看来,作者探讨的也许可以理解为新闻发现的三重逻辑,实际体现为三种发现——作为新闻工作者,不但要善于发现事实本身的价值,也要学会探本求真、深度挖掘的“思维发现”,而对于稿件推出时机的发现(即如何精准拿捏与把握),也不是可有可无的。
◎价值发现
我以为,只要新闻工作者有足够的从业经验、善于总结反思,加上不断磨砺自己的职业敏感,这种发现就不难实现。
循着这个逻辑生产的新闻作品,也就是作者在书中第44页提到的“第一境界新闻”(新闻初级业务),最重要的就是把事实本身所蕴含的新闻点(新闻价值)拎出来。下面,我试着结合书中的案例来谈谈高效率的“价值发现”:
1.问题意识。问题意识无疑是一个优秀记者的基本功。我认为,长江日报社获评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《140万双袜子的命运》,有力地证明了善于发现(提出)问题、剖析问题,甚至能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设性路径,就是一篇好稿。
由于既生动具体地反映出国企运行的突出问题,又契合了当时中央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大背景,此稿广受关注,所以央视跟进报道,做了新闻专题《沉默的袜子》。
2.寻找冲突。有人说,冲突是戏剧的灵魂。其实,冲突也是新闻故事性、可读性与张力所在,很多时候更是新闻价值所在。一个优秀的新闻人,应该善于从也许平常的事实中发现或寻找冲突,或者紧紧咬住“冲突”不放,寻根问底,一定要搞它个“水落石出”。
长江日报获评中国新闻奖二等奖作品《簰洲湾溃口“淹出”七千多人》,我认为就是一个经典案例。该报记者参加一次人大会议时,当时湖北省委书记批评数据造假,即“洪水冲出上万人口”。虽然当时会议消息并未反映此内容,但作为当时值班总编的本书作者,却始终惦记着这个事实“冲突”,并安排记者跟进采访,反复核实后谨慎成文。由于此稿巧妙地化貌似负面的题材为纠正统计造假问题的正面报道,具有特异性兼典型性,因此获奖。
◎思维发现潘堂林 著 《新闻点子捕捉与把握——融媒时代新闻发现新论》 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21年4月版。
很多时候一些有着创优潜力的选题,我们往往在习以为常中被当做一般性新闻事实给忽略了,从而错失题材和机会,令人遗憾。
逢此关键时刻,基于经验、耐心尤其是思辨能力基础上的思维发现,就不可或缺了。很多时候,这种发现是一种深度发现,也有赖于团队发现。
如何做到“思维发现”?也以本书提到的案例来阐述吧。
1.“通天接地”。资深新闻人刘景义先生认为,“打开获奖新闻选题的奥秘,需要正确使用政治高度、宏观视野、历史眼光和价值聚焦四把金钥匙。”这里面提到的“政治高度”,我的理解就是“通好天线”。
本书中提到的《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披露 七常委参观〈复兴之路〉出行不封路》(载《长江日报》2012年12月6日),之所以能获得2012年度中国新闻奖消息类一等奖,理由就在于它政治站位很高,以篇幅不长的650字消息呈现出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从实处着眼改进工作作风、密切联系群众的崭新政治气象,并且是全国媒体中第一时间推出的紧扣中央“八项规定”的报道。
接通天线固然重要,但“接好地线”也不可或缺。第16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作品《三千小考生妖魔化妈妈》(载《武汉晚报》2005 年4月25日)就是很好的案例。此稿由于来源于生活、贴近生活,具有普遍性,能引发人们茶余饭后热烈讨论,又实际上探讨了如何“构建和谐母子关系”的主题,自然获得评委们青睐。
2.“头脑风暴”。新闻工作很多时候体现的是团队力量、团队智慧。个人与部门、采访与编辑、前方与后方、采编一线与终审环节……“一个编辑部,只有形成浓厚的‘头脑风暴’氛围,才会有朝气、有活力,才能在新闻发现的竞争中点子频出”。
我认为,书中第254-258页提及的,“传达会议精神碰出大奖选题”,就是一个经典的借由头脑风暴催生的创优标本。时任《武汉晚报》总编辑的本书作者有一次在编前会上传达江泽民同志有关“富而思进,富而思源”的讲话精神,结果会议开成了选题策划会,在七嘴八舌的讨论中,幸运地找到了一对命运截然相反的兄弟作为典型,最后形成报道《王氏兄弟的曲线人生》,后来此稿获得中国新闻奖三等奖。
3.善于识断。作者在书中提出的一个新概念给我深刻印象,“识断力”,即“通过事物的表象去认识它的本质的能力,是对事物发展和未来的识断能力”。他认为,“作为新闻素养的识断力,主要是政治见识力、政治判断力”。无疑,这是比新闻发现力更高级的一种能力。善于识断,相当于思维发现的“高阶”模式。
我极为佩服的是书中第202页提及的一个传播案例,本来只是一次常规的大会——《国家人权行动计划(2012-2015年)》实施评估总结会安排的考察实践,即一些外国使节和境外媒体记者来参观考察武汉园博园,但时任长江日报总编辑陈光等人,却站在世界城市治理大背景下,提炼出《最大公园为十万低收入者圆梦》的主题,展示出中国政治模式、中国城市建设治理模式的成功经验,获得中宣部高度评价。
作者还提出,发现典型、宣传典型,靠的是识断力;很多时候提高报道的传播力,也靠识断力。
◎时机发现潘堂林《新闻点子捕捉与把握——融媒时代新闻发现新论》 一书部分新闻案例。
俗话说,时势造就英雄。我想说,有些时候,时机成就优稿。
正如作者所言,“把握传播时机,是新闻点子在传媒编辑部体现传播把控能力的重要呈现。有的新闻不到火候,发早了,可能给社会添乱,得压一压;有的新闻发晚了,会成马后炮,失去传播价值,减弱传播效果,得千方百计抢发……同一件新闻事实在不同时间点传播,所获得的传播实效、境遇可能有天壤之别。”
而这个时间的选择,考验着采编团队的综合考量,这种发现需要政治与专业智慧、考量着对时势的敏锐观察与分析,我称之为“时间发现”。这种发现,有时候其重要性不亚于对稿件细节和新闻价值的挖掘等。
作者对于“融媒时代更需新闻发现”的论断,无疑是识断精准而极富启发性的。我认为,如果能在这个方向更加深入地掘进,结合舆论阵地早已转移至移动端,以及用户对于内容消费的多元化、个性化等趋势,同时援引更多来自融合一线的融媒产品,来剖析如何设置议题、发现新闻、催生“爆款”,无疑是功莫大焉,当然,这也令人充满期待。 (作者梁瑞年系长沙晚报编委兼报纸编辑部主任,原载《传媒评论》2021年第11期)
学术引用:
梁瑞平:新闻发现的三重逻辑——读《新闻点子捕捉与把握》有感》[J].传媒评论,2021(11):95-96.
原标题:《记者如何发现新闻?》
阅读原文